朝鲜为什么退出世预赛?生存永远排在足球之前

朝鲜为什么退出世预赛?生存永远排在足球之前

朝鲜退出亚洲区世界杯预选赛(40强赛)已经不是新闻,但是关于退赛的原因,似乎大家都没有过多思考,仅仅是因为防疫需要而退出显然是一个很廉价的结论。

其实这次退出40强赛,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朝鲜退出东京奥运会的延续,其中有很多深层次的原因,疫情因素是要考虑的因素,而朝鲜目前的经济发展、国际关系则是更深层次的原因。

在路过新义州的火车上,我妈在讲儿时对朝鲜的印象:“那时候无论是听广播喇叭、还是看电影前加演《新闻简报》,有关两国友谊的消息源源不断;每当听到、看到有关中朝两国青少年友谊往来的新闻,就会产生什么时候我也可以作为其中一员,去一次朝鲜的想法。”

我是个85后,与父母相比对朝鲜的了解很有限,仔细想想,能让我印象深刻的可能只有大饥荒了,所以这一路我特别注意“吃”。

我进入朝鲜吃的第一顿饭,丰富程度超过了的想象。火车上给我们这些外国游客的盒饭里,有鸡蛋、肉块、鱼、朝鲜泡菜,米饭也很可口。

一周旅程,我们换了三名导游。她们有不到三十岁的朝鲜国家旅行社(专门接待外国游客、特别是是中国游客的国营旅行社)业务中坚、有二十岁的在校大学生实习导游、还有五十多岁被旅行社返聘回来的“老中国通”……

总之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:中文水平非常高,讲解朝鲜国情能恰当运用中国的成语、俗语进行说明诠释,甚至熟悉中国一些政治词语的准确含义,实在令我惊叹。

而随后的衣食住行,我都感受到了朝鲜旅行社的精心安排。住在平壤数一数二的羊角岛国际饭店,中朝友谊塔下纪念志愿军先烈、看朝鲜国庆70周年排练、参观万景台少年宫,每一个环节都切中了这个以老年人为主旅行团的喜好。

我是这个团队中的异类,我特别在意朝鲜旅游的“盈利细节”:给志愿军敬献的鲜花20元、没几页的中文版《主题思想问答集》10元,虽然挣得不多,但这可是实打实的外汇,能拿到在国际市场上买各种发展急需品的硬通货。

管中窥豹,可见一斑。朝鲜很重视中国旅行团,也非常重视旅游收入。旅游业是2018年4月金正恩提出并实施“全党全国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”新战略路线的一部分,据朝鲜国家观光总局的统计显示,2018年到朝鲜旅游的外国游客大幅增长,突破20万人次。至少在疫情开始之前他们找出来一条赚取外汇的新渠道,想要为现代化建设积累足够的本钱,只有一个开城工业园是不够的。

疫情前朝鲜在千方百计搞经济,大家看平时金正恩的新闻也能看出一些端倪,他的活动基本以推进各个方面经济建设为主。虽然他们很务实但限于国际上的封锁,外国资本基本进不来、本土增长空间又太小,想尽办法谋发展挺不容易的。

前锋郑日冠在此前与黎巴嫩的比赛中梅开二度帮助朝鲜队取胜,他曾效力过瑞士球队卢塞恩和韦尔;

朴光龙2011年出道于瑞士强队巴塞尔,后先后辗转多家瑞士球队,后在奥地利球队圣珀尔滕站稳脚跟;

而21岁的小将韩光成在当年夏窗由卡利亚里租借到了尤文图斯,尽管斑马军团将他买断后很快再将他卖给了阿尔杜海尔,但是他是如假包换的尤文亚洲第一人。

朝鲜足球这样的留洋力度,让很多中国球迷羡慕。在朝鲜度过食物紧缺的难关后,体育成为了对外树立形象的排头兵,因此朝鲜足球并不封闭,只要有机会他们愿意送球员去更高的平台锻炼。

朝鲜有很多军队球队的球员,和我们中国以前的八一队相反,这些球员比地方足球队员更容易出国踢球。根据朝鲜足协官员透露,朝鲜前领导人金正日曾亲自表示洪映早(在朝鲜国内效力于军队球队4.25体育团)应该去欧洲锻炼,在国家领导人作出了这样的指示之后,朝鲜球员们留洋的大门便一直敞开。

除此之外,朝鲜足球大胆吸纳在日本踢球的朝鲜后裔进入国家队,“人民鲁尼”郑大世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,对朝鲜这样一个国家来说,这一点殊为不易。

疫情之前,朝鲜俱乐部球队也回到了重新回到亚洲俱乐部赛事中来,2019年朝鲜联赛霸主4.25体育团打进了亚足联杯决赛,只可惜0-1小负黎巴嫩球队艾尔阿赫德,未能夺冠进而没有拿到亚冠附加赛名额。

从这些方面来看,以军队球队为主朝鲜球员在待遇能得到较好保障,“输球要去挖煤”、“薪水只有大米”的情况显然不存在,在此基础上朝鲜希望通过足球这个张名片,进一步深化开放、扭转国家对外形象。

从很多方面我们可以看出,在疫情之前的世界里,朝鲜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,加快经济发展、改变对外形象的,而体育活动特别是足球,在其中势必要发挥作用。

从疫情爆发开始,朝鲜采取了“超特级”防控措施,一点都不逊色于我们最严格的防控级别,甚至用将自己隔离于世界经济大循环之外的方式、付出了去年对外贸易额锐减81%的代价,保住了全国“0感染”的安全环境。

对于朝鲜来说,什么都比不上安全和稳定重要。某种程度上讲,新冠和当年大饥荒性质差不多,都是直接威胁国民生命安全的大事。一旦病毒在朝鲜传播开来,感染率、死亡率控制不住后果不堪设想,甚至有可能动摇政府的合法性。

目前朝鲜是全民免费医疗模式,然而脆弱的经济导致这套“福利体系”缺医少药,他们不可能承担大量治疗新冠的费用。更可怕的是,目前病毒还在变异,如果朝鲜运动员不慎在日本、韩国感染了病毒,其回国后也会带来风险,即使几十人的小团队带来的风险,对朝鲜来说可能也难以承受。

“超特级”防控措施的背后是国家救治条件的脆弱;放弃奥运会、世预赛的背后是维护国民生命安全、国家稳定的无奈。

朝鲜先后退出东京奥运会、世界杯预选赛的件事,要和3月25日他们发射了2枚新型战术导弹这件事连起来看。

退赛是“软”、导弹是“硬”。这是朝鲜想要打破当前局面的组合拳,疫情防控是为了维持国内稳定,而发射导弹是为闹出点动静让美国看。

几十年来,朝鲜经济的好坏都与苏联有关,正是借助苏联主导的“经互会”——社会主义国家内部大循环他们才“跃上千里马”高速发展;也正是苏联解体、“经互会”解散,朝鲜才失去了赖以支持工业发展、农业发展的石油、化肥原材料,最后导致了农业机械在田间生锈,农业减产、饥荒来临。

所以,发展经济关起门自己搞不行,当年朴正熙带领韩国走外向型发展道路,经济高速增长缔造“汉江奇迹”就是靠着融入全球产业链,同时中国改革开放实现崛起的例子也摆在这儿。朝鲜高层不傻,长期欧洲留学、精通三门外语的金正恩更不傻,但是改革开放不是朝鲜自己宣布一下就能开的,世界上得认可、愿来投资才行,而美国点头是最关键环节。

国家体量、国际环境等方面,朝鲜和当年的中国没法比,怎么样才能让美国愿意跟朝鲜谈呢?

特朗普在位时,不按套路出牌,倒是愿意跟朝鲜谈谈。后来新冠爆发、“懂王”下台,拜登政府又回到的美国相对“正常”的对外政策上,保持了长久以来对朝鲜的“傲慢与偏见”,要争取和美国坐下来谈,朝鲜也只有铤而走险搞核武,逼迫山姆大叔态度松动,允许它进入国家大循环。

其实在这种语境之下,朝鲜的退赛也有另外一层含义:美国这个当家人不愿意跟我谈,我派队出去参加体育赛事跟日本、韩国(40强赛朝鲜小组在韩国封闭举行)搞互动意义也不大。

留洋球员的遭遇只是目前朝鲜足球的一个缩影,部分球员的留洋不能带动整体足球理念的提升,以当前的实力“千里马”即便是打完剩下的40强赛,也很难拿到一个十二强名额,更不用说打进世界杯。

我觉得作者写的很好啊,论点充分 有自己的亲身体验,最后用总分总结构总结回归足球。现在的读者被零散的碎片化阅读习惯惯养的千字文章都不愿意读?张口就批评作者…戾气太重了

我提取了一下主题:防疫能力不足,怕球员回来传染,所以退赛,一大堆花里胡哨的

记住,旅客入朝鲜只会看到他们想让你看的。导游会中文不仅仅是为了服务你,而且还能听懂你们说的话!懂?

而21岁的小将韩光成在当年夏窗由卡利亚里租借到了尤文图斯,尽管斑马军团将他买断后很快再将他卖给了阿尔杜海尔,但是他是如假包换的尤文亚洲第一人。尤文亚洲第一人应该是乌兹别克斯坦的扎伊图勒耶夫

有些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,朝鲜这套组合拳,现在不光美国很烦,其实国内也不是很喜欢,完全是破罐子破摔,这样的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